技術、擔當與生命的較量 ——攀鋼總醫院麻醉科挑戰重度肺動脈高壓患者麻醉

來源: 攀鋼總醫院 張雲 董素菊    時間:2019-07-25 13:09:58

      “你這個手術我們醫院做不了!”,“你這病太複雜,手術做不了,建議你還是去別的醫院看看”……一個相同的答複“手術做不了!”讓一個年近半百的男人輾轉好幾個醫院後,幾乎陷入絕望境地。
      6月28日,這名患者來到攀鋼總醫院就診。接診的心胸外科醫生看著他帶來的各種影像片、檢查資料,先天性心髒病合並重度肺動脈高壓。簡單的檢查結果顯示間隔缺損比較大,達5.2cm*4.8cm,且心髒主泵發育極差,只有成人的三分之二大小,肺動脈壓心髒彩超顯示107mmHg,心導管檢查顯示肺動脈壓50多mmHg,心功能只有三級(屬于比較嚴重症狀,輕體力活動受限)。
      先天性心髒病對攀鋼總醫院的醫療技術已經不是什麽難題,但先天性心髒病房間隔缺損比較大、發現時間比較晚,又合並了重度肺動脈高壓。重度肺動脈高壓是一種讓患者痛不欲生,讓所有醫務人員頭痛甚至會束手無策的疾病。這樣的病情不管是對患者還是醫務人員來說,就不單單只是一個先天性心髒病,而是一次生命的賭博。
     一邊是患者對生命的渴求,一邊是醫務人員對醫療技術、能力的客觀評價,“敬佑生命!”經過反複與患者溝通交流、經過多次多學科病例討論,最終達成一致意見——“搏”一回!


      從患者入院到做完所有相關檢查,半個月內心胸外科與麻醉科反複討論,不斷修訂手術方案。 “手術醫生治病,麻醉醫生保命”,患者的命能不能保住,能不能安全完成手術,關鍵還得看麻醉醫生。麻醉科副主任覃家珠帶領心髒麻醉組的醫生深入學習肺動脈高壓相關專業知識,集體討論、分析患者病情,制定了周密的麻醉方案,准備了一切搶救藥品。7月11日終于爲患者制定了一套完善的手術與麻醉方案。
      7月12日早8:00點,患者准時被推入手術室第一手術間,所有醫護人員早已到位,一切准備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監護、局部麻醉下動靜脈穿刺置管、留置胃管、給藥、插管、固定、留置鼻咽溫管……麻醉醫生趙春武熟練地操作著,這些動作幾乎每天都在重複,已經是再平常不過的了,但今天,面對這個患者,趙醫生的每一個動作做得都顯得格外小心與謹慎,因爲一個小小的動作都可能導致患者血流動力學不穩定,隨時可能出現心力衰竭。
      隨著手術的進行,外科醫生主動脈及上下腔靜脈插管完成,體外循環開始,趙醫生終于可以暫時舒緩一口氣。房間隔缺損修補完成,開放主動脈,患者爲室顫心律,體外循環醫生配合使用利多卡因及心肌保護藥物,外科醫生台上備好除顫設備,30J心內除顫,在麻醉醫生體外循環醫生手術醫生的密切配合下,患者的心髒終于恢複跳動,所有醫務人員又稍稍松了一口氣。這時,考驗麻醉醫生的時候又到了,他必須把血壓控制在100~120mmHg,心率控制在100~130次/分,多一分少一厘都會造成患者心髒及肺髒負荷變化,對患者都是致命的危險。現在這個心率和血壓就是患者的命,趙醫生的眼睛緊緊地盯著監護儀,隨時調整藥物劑量……一切都按照術前方案有序進行,下午3:00,手術順利結束,患者平穩送入心胸外監護室。7個小時後,患者呼吸循環穩定,經充分吸痰後拔出氣管導管,手術麻醉挑戰成功。
      患者手術已十余天,現在患者病情一天比一天好,已從胸外監護室轉入普通病房麻醉科副主任覃家珠說:“這個患者是不幸的,患上肺動脈高壓就像身上有一個不定時炸彈,你不知道它什麽時候就炸了,可能是吃飯睡覺走路,或者是說一句話的功夫,人可能就沒了!但是他也是幸運的,手術比較成功,就目前來看我們這次“賭博”已經贏了百分之八十!”